昨天我聽著耳機坐在捷運上,
忽然看見前方有三個老人,兩個老先生,一位老太太,
兩個老先生剛好把雙人愛心椅坐滿了,
其中一個老先生拉老太太的手示意要讓座,老太太直搖手,
於是我去拍拍那位老太太,把我的位子讓給她,
忽然她說「阿哩阿多勾哉伊媽絲!」並且大鞠躬(驚)
這時我才知道她是日本人,
她坐下之後,我剛好站在那兩個老先生的位置前面,
剛才要拉老太太坐下的老先生對我點點頭,也說了一聲「阿哩阿多」,
之後兩位老先生開始聊天,我也聽著我的音樂,
直到他們到站要下車了,那老先生起身後,又對我點頭致謝了一次,
因為捷運還沒完全停下來,他們暫時站著,
準備邁開腳步之際,又再對我點頭致意!

從這種小地方就可以感覺得出來,傳統的日本人真的非常有禮貌,
致謝得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我只是讓個座而已啊。

不過願意致謝我滿喜歡的,
因為我也碰過老人家一進捷運車廂就認為別人讓座給他是義務,
沒說謝謝就算了,態度還酸溜溜的,
有一次我坐在椅子上發呆,
忽然旁邊座位的女士起身說話,
我這才發現原來她要讓座給我面前的一位老人,
這時我心想,啊,我竟然沒發現!
可是既然這位女士已經讓座了,目前也沒其他老弱婦孺,
那我就不用起來爭著讓座了吧。

想不到,我眼前那名老人突然對那位女士搖頭拒絕,
然後直接看著我說:「現在年輕人都不讓座囉!我還是站著好了。」

當下我臉都紅了,趕緊站起來把位子讓給那個老先生,
他不吭一聲理所當然的坐下,
我則是站到門邊,心裡思緒複雜,又窘困又生氣。
要說我何錯之有?我坐的是一般座位,沒有一定要讓座給天王老子你的義務,
而且那位女士出於愛心想讓座給你,你卻出於自以為是的道德正義公開羞辱我,
只能說我真是挨了記悶棍,
就因為發呆恍神沒注意到他,便被貼上異色標籤,
後來有好一陣子的時間,我搭捷運都不敢坐下,就怕又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對我而言,讓座純粹是一種將心比心的愛心行為,
如果我是那名老弱婦孺,在搖搖晃晃的公車或捷運上,肯定擔心驚惶,
萬一跌倒了怎麼辦?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就算不站在對方立場想,退而求其次,假設老弱婦孺是我的家人朋友呢?
如果我阿公阿嬤在公車捷運上孤拎拎地站著,不小心摔傷了,那有多心疼。
如果我朋友打著石膏在公車捷運上勉強站著,不小心跌倒了,那有多氣憤。

這些才是我讓座的出發點,從來都與「道德教育」、「規定禮儀」無干,
雖然以那樣的硬性教育或無形輿論達成使人讓座的目的,結果上來說會是好的,
但內在充其量只是治標不治本,若沒有將心比心,如何成就雙向的快樂?
感謝別人或受人感謝,都會產生一定程度的愉悅,
可是那並非施與受的目的,我倒看做是額外的禮物。

硬性規定、強迫禮讓、冷嘲熱諷,這些外在手段得來的結果真的好嗎?
年輕人看到老人進入車廂後,在心裡面暗罵一聲幹,
離開位置不坐了,這樣子難道會是美事一樁?
更甚者如我親身遭遇,老人有位置不坐,還硬要年輕人讓才算數,
出言奚落、公開羞辱,這樣子的行為又高尚到哪裡去了呢?

所以,傳統道德、規定禮俗,謝謝,某種程度上值得參考,
對我而言只要秉持愛心,每個位子都可以是博愛座。

 

創作者介紹

白色七號

white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豪hao
  • 跟我的遭遇好像,我覺得這位老先生是假道德之名行罷凌之實,
    支持你!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