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backdrop.jpg

 

今天晚上去了一場很特別的街頭晚會,這是由朱 學恒號召並自掏腰包舉辦
的活動,活動旨在請社會大眾聽聽「受害者與受害者家屬」的聲音。

是的,日前吵得沸沸揚揚的死刑議題,正是促成這場活動誕生的契機。

綜觀所有報導與認知,那些握有實權、高高在上的官員、學者、知識份子,
為「死刑犯」發聲時悲天憫人,以世界潮流作為口號,以人權作為支援理
論的後盾,將議題上升到哲思層面,在冷氣房的辦公桌上優雅討論。這不
禁讓我想到曾經聽過的一句話:

有一個人死了,是一樁悲劇;有一百萬個人死了,只是一個數據。

看見他們的發言,忽略了犯罪所帶來的悲痛,只著眼在沒有溫度的「理論」
本身,更荒謬的是這些人站在社會的制高點(一個安全且不須為任何人痛
苦牽掛的地方),擁有足夠的財力、權力,發聲舉足輕重,這樣的一群人,
這樣一群置身事外的人,將可以做出一個決定;反而那些真正水深火熱的
人們,卻只能接受這樣的安排,然後一輩子活在沒有終點的折磨中。

這時,總會有「聖人」說:放下。放下?這份痛苦並不是他們自己攬上來
的,現在又要求他們放下,他們到底做錯了什麼,需要在整樁事件中扮演
那麼多角色,而不能充滿本來就會有的悲傷與憤怒?

錯了,本末倒置了,這股「世界潮流」在懲罰的對象完全錯了。

那些被定讞須永世隔絕的罪犯,才是我們應該撻伐的;那些心力交瘁的受
害者與受害者家屬,才是我們應該傾聽、撫慰、同理心了解的。

今天這場晚會,就是在做這樣的一件事。

P1090557.JPG

P1090558.JPG

 

早就知道這場晚會是令人傷心難過的,我仍然到場了,因為遠比我們這些人痛
苦過百萬倍的受害者家屬都出席了,他們已經被這橫禍折磨了無數夜晚,他們
已經疲於奔走法院不知多少次,他們已經壓抑了不知多少椎心之痛企圖理性陳
述,每一次,每一次,他們都要再想起那個曾經在身邊的人,如今已經不在了,
被強迫離開的過程是那麼凶殘,留下恐怖的斷簡殘章。

我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但是將心比心,總能揣摩到他們的痛苦(當然,也僅
僅只有千萬分之一)。如果我親愛的家人朋友被狠狠帶走了,我一定會發狂、
像顆使用憤怒充飽的氣球爆炸、日日夜夜癱軟在悲痛之中,我不能接受,卻必
須得接受,我會充滿恨,我會恨到每一根頭髮冒出頭皮時都刺出血來。傾訴?
為什麼我要浪費時間,我會將這時間用來規劃如何向兇手復仇。出庭?我為什
麼要站在兇手面前,卻只能看著法律將他越推越遠。

可是今天出席的受害者家屬遠比我想像得溫和多了,他們堅毅地生活著,面對
群眾,理性發聲,過程中當然激動流淚,甚至一度中斷,但最後仍堅持表達出
來。

在他們的侃侃而談中,那些不幸喪生的天使是我理想的朋友類型,也充滿對這
個社會做出貢獻的無限可能性,他們不是那麼特別,就跟我現在生活週遭中會
交集的人們沒什麼兩樣,他們真的不遙遠,可是他們也真的很遙遠了。

P1090561.JPG

 

晚會過程中,我們給予掌聲,我們複誦天使們的名字,我們認識他們,記住他
們,也安慰天使們遺留下來的痛苦的家人。可是我馬上就體認到一個事實,短
短一場晚會,根本就是不夠的,這個社會已經虧欠受害者與受害者家屬太久太
久,他們至今還沒能恢復正常的生活,還活在悲痛憤恨之中,如果社會機制是
完善的,他們今天也許不會這麼充滿憤怒,甚至他們今天根本不用出席這場晚
會。

今天晚上最令我震撼的一幕,是何海新老師在台上敘述女兒生前的上進與善良,
直到後來遇害的過程細節,因為時程的關係,無法讓他再多說憤恨與不滿,但
沒有人忍心請他下台的,不得已之下,為了後面還有人要上台,只好委婉地將
麥克風音量逐漸轉小,直至無聲,屢絲白髮的何老師察覺到了,依然把握在台
上的最後一絲時間持續講述,甚至了台下仍高聲疾呼,試想,那是累積多久的
痛?儘管已經在各大媒體、各大節目中說過無數次,今天依舊不足以他完全表
達出來。

所以我說,今天這樣短短一場晚會是遠遠不夠的。可是這並不是代表,這樣的
晚會要多加舉行,相反地,治水要往源頭去,正如朱學恒最後所提出來的法制
改進建議,我們要督促我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政府總統,讓受害者與受害者
家屬能從不幸發生的瞬間開始就受到確實的保護,凡事以體貼他們的角度來作
為出發點,不要再有白目官員毫無任何配套措施、打著人權口號,還能在報章
媒體上搏盡版面,不要再有不肖記者闖入生活、將他們的眼淚換成冷冰冰的收
視率,不要再有無知民眾,總是抱著偏見與好奇的心態去挖他們傷口;讓他們
可以恢復正常的生活,盡量保有平靜的心。

當然最重要的是,該執行的法律、該實踐的正義,通通逐一兌現。這個過程中
勢必會有很多阻撓,甚至有些還會反撲,如果你/妳擔心這些未知的壓力而不
敢實行發聲,那麼我再說一件真實的小事。在晚會的最後,有一個點燭火為往
生者祈福默哀的活動,每個人都拿了一個小蠟燭,我也不例外;可是凱達格蘭
大道上風很大,一不小心火就會熄滅了,所以默哀的時候,我將燭火捧在手心
中,另一手小心翼翼的包覆。但即使是再微小的火苗都是炙熱的,很快地,我
的掌心已經感覺有些刺燙,又怕放開了火會熄滅,天使們看不見我點的燈;因
此我撐下去了,默哀足足三分鐘,短暫,卻顯得漫長。但直到最後一刻,我的
火焰都沒有消失,就跟我的信念一樣。

這就是我想說的,要保護一個信念,總要付出一點代價。

今天已經有這麼多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屬陷入慘痛之中,他們用他們的痛苦告訴
我們,社會法規制度遠遠不夠完善,我只是為他們守住一盞燭火,算得上什麼
呢?接下來我們還要做得更多,用自己所及的能力,讓火焰繼續燃燒下去,讓
它們能在寒風中跳動閃爍,讓他們能飽含溫暖。晚會可以不只是一場晚會,信
念可以不只是一個信念,這是我的火,請接下去吧,從這裡爬起來,也許很困
難,但這件事情永遠值得我們去實踐。

永遠。

P1090562.JPG

 

 

 

 

創作者介紹

白色七號

white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